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风土人情
平乐府镇蛮摩崖文化
发布时间:2012-12-25 00:00:00 


与桥亭乡政府人员寻找摩崖文化途中。
  十、平乐府镇蛮摩崖文化
  这个标题体现了中原王朝对华夏周围少数民族自古就形成的政策与对策。所以处于岭南桂东北的古昭州平乐,交通关系上又是三江之汇的黄金水道,流放关系上又是官吏闻之丧胆的瘴疠之地,边徼关系上又是军事战略高地,民族关系上又是不畏****的土著之住地。通观历史,各代中央王朝对古昭州时收时放,但围绕桂江黄金水道,最终不得不重视,给予较高的行政建置。历史早期,汉代朝廷官僚,专门研究了一套对荆楚南蛮的“威制蛮夷”的措施。当时朝廷的“威制”,着重从军事压力和王化宣传方面入手。汉代中央政府的用意很明确:突出中原王朝版图的政治意义。对于岭南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不予以过多干涉。在赋税方面,也网开一面,不闻不问。在先进生产技术方面,提供帮助和支持。经儒化的“平乐”,即体现了“威制”之中原文化宣传色彩;榕江河畔发掘的汉墓文化,即为当时发达农业中原政府“抚慰”给予的生产力援助。
现我们看下昭平段桂江松林峡儒化的《忠孝》及有关其它儒化标语情况。昭平“忠孝”标语字体长宽各约30厘米,为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夏,广西布政使黄国材巡视昭平,在石棺上所刻。印山亭的“中立不倚”完整体现了儒家的《中庸》思想理念。特别是提醒封建吏人,要懂得为官之道。印山亭、平乐溪、乐水、平乐、昭州等地方儒化名称,充分体现了历代封建王朝在处理民族关系过程,采取先抚后剿或先剿后抚的政治策略。
  汉代民族关系的紧张,始于赋税。楚五溪蛮乱,便是苗头。之后,各代封建中央王朝把处理民族关系,看成了简单的“剿抚”两字。到了后历史时期的明朝,中央政府采取剿抚结合手段,全力对付岭南的古昭州平乐府江少数民族。顺我者倡,成了狼兵,逆我者亡仍然为蛮夷。历代官府的镇蛮文化核心主要表现于两个方面:一个是抚慰式的儒化名称。诸如地名之类。如平乐、昭州、恭城、永安州、昭平等等。二个是蓄意制造镇压剿杀的声势。下面,我们重点谈谈镇蛮摩崖文化的历史沿革。
  唐大历二年(767年)九月二十四日(10月21日)桂州蛮众攻进州城,刺史李良逃跑。收复桂州城后,大历十二年(777年)八月二十五日(10月1 日)由韩云卿撰、韩秀实书、李阳冰篆额的《平蛮颂》,刻于镇南峰(今铁封山)石壁。镇南中“南”为何意?指远离中原中心的蛮徼之地也。到了平乐府,古城东边,有镇粤台和镇东楼。在平乐府,东相当于南边蛮夷杂居之地。其意的指向是同一回事。宋代狄青同侬智高在桂林之战,起先杨文广是打了败仗,后来在镇南关扭转战局。经奏请朝廷,文武官员共议,刻了一块碑文。如见诸于早期省会桂林的宋朝龙隐岩狄青《平蛮碑记》。在明代,平乐府的摩崖文化,主要内容是镇蛮。如平乐金山迎仙洞《平五指山诸蛮》碑文。平乐府辖区的昭平有平昭平蛮夷的《平山寇颂》。内容中写平蛮。《平昭平山寇碑》记有一句话:定百粤,必先定昭平。所以明代平乐府从水浐营、永州等水陆路多处挟制昭平段的桂江。刻录岩洞的碑文,主要是供官人和游客观赏。明代皇帝亲自谕制了一块碑文,内容涉及我们平乐府江的所谓瑶蛮。这来头不得了。桑悦的《平蛮碑记》载:“皇帝治天下七载,四方宁谧。惟西广剿贼,屡经斩艾。孽芽稍茁时复,陆梁永安生獞成万,攻围州治,且结构修仁、荔浦等平乐府郡邑。沿府江,恶党阻截江道,军民大扰-------”明代封建王朝,启用碑文,晓谕天下:平乐府江所谓瑶蛮犯了大不赦的原罪!把这种镇蛮内容,刻录于古道上,主要是为警示过往平民,以达到“威制”民众的目的。这种摩崖文化,如刻于钟山潇贺古道旁的《百蛮遵道》。钟山县钟山镇为汉代至宋元时期的富川县治所在地。古镇英家仍保存有明清时期石板街近千米,原始店铺近两百间,并有新石器人类遗址一洞天岩,岩上有明万历时期石刻“百蛮遵道”碑。清光绪元年(1875年),富川知县焦肇骏在新化瑶峒的清风亭题字:“忆昔二十里蚕丛几费经营俾荡平咸遵王道,”有意把平蛮的政治意图无限放大。
  在明代,府江所谓的官蛮大战三百余年,没有一些象样的文化遗址显然讲不通。以前,我们抹杀了这样的史实,今天我们要揭开这层面纱。好端端的一段精彩历史,说毁了就毁了,这种毁物不倦的心态要不得。真实存在的历史,妨我们什么事?那种帝王编造美好历史谎言的行为,普通百姓不应有。革命不分出身,发展不分先后,没有一个求实的态度,我们能做成什么大事?涉及军事方面桂江文化,不只是城堡、塘铺、码头,摩崖文化也是一个重要内容。如平乐鼓锣峡的《两粤通衢》是为平蛮开通道以及之后开商道的一道文化景观。数据表明,两粤通衢前后,是桂江或平乐府在平乐历史上,平蛮战事最多的。清后期,桂江成了繁花的水上商道,沿江河畔陆续出现了商埠,并带动各地区域腹地的村圩经济发展。笔者这个观点散见于如上各种论述当中,在此不再议。我们接着看下昭平桂江松林峡《百蛮遵道》的摩崖文化。每个字宽1.25米,高1.1米,共约9平方米。这是明朝万历16年间(1588年),由广西按察司副使韩绍所题。万历十三年(1585 年),明王朝派韩绍为总事,督率六千官兵在当年五月开筑府江道路,以利于镇压沿路的瑶壮民,道路于次年三月竣工。此后,昭平的瑶壮民多聚居在仙回的深山里,没有再与官府起更大的冲突。1588年,韩绍在府江最险要的隘口题刻了“百蛮遵道”巨幅摹崖,意指除了汉人外所有的少数民族都要顺从大明王朝的招抚,不得阻碍王道。
首页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1 www.gxd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